当前位置:主页 > 九龙宝典论坛 >

文章标题:土耳其“总统制”后首场大选,伊斯坦布尔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 2018-06-29

原标题:土耳其“总统制”后首场大选,伊斯坦布尔将何去何从?

土耳其要大选啦!

6月24日,土耳其将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这是土耳其去年将政体从议会制改成总统制后的首次“大选”。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将寻求连任。

说起土耳其,也许大部分人会想到冰激凌、烤肉、鹰嘴豆鸡肉饭和钵扎等特色美食,或是帕慕克笔下历经奥斯曼帝国荣光后在黑白色中走向消逝的伊斯坦布尔。

在被遗忘多时后,这个国家因为大选再次汇聚了世界的目光。而此时的土耳其,似乎已经在极速狂飙的变化中与世界渐行渐远。

伊斯坦布尔大运河

从高耸的桥梁到巨型清真寺,再到世界上最大的机场,如今的土耳其将庞大的基建工程作为其经济发展的引擎,向“国际化现代大都市”迅速靠拢。

此次大选,埃尔多安向土耳其民众承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建设项目——一条纵贯土耳其的贸易大运河。他说土耳其将因此而强大,并为世界留下历史遗产。

“巴拿马运河是巴拿马兴盛的原因,苏伊士运河是埃及最大的收入来源。我们投票吧,上帝愿意看到伊斯坦布尔运河为我们的城市再次带来新鲜气息。”

在一次集会上,他对支持者说。同时,埃尔多安在竞选海报上列出了他的大运河项目。

这条连接黑海和马尔马拉海的运河长达28英里,预计耗资150亿美元。一些批评人士认为,这个数字实际上接近650亿美元,并将导致80万人流离失所。

但拥护者认为,运河将城市和郊区相连,帮助土耳其加速城市化,并为土耳其大部分未受教育的劳动力提供了数百万个就业机会。

在埃尔多安执政的15年间,土耳其跃升为全球第17大经济体,5%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为其孕育出新兴的中产阶级,每个城镇都矗立着宏伟的纪念碑和新落成的基建项目。

苏丹塞利姆大桥

两年前,埃尔多安高调出席苏丹塞利姆大桥通车仪式,这座横跨欧亚的大桥位于世界著名的欧亚分界线——博斯普鲁斯海峡之上。它吸引了不少民众前来围观,却因为收费高昂几乎没有通行车辆。

埃尔多安为这片土地留下的“印记”和争议一样,似乎无处不在。

土耳其人的关切

长期以来,埃尔多安依靠可观的经济成就赢得选举的胜利和追随者的忠心。但是,这一次或许没那么容易。

土耳其货币里拉跌到历史最低点,通货膨胀率正在上升,有经济学家估计,近年来的强劲增长将大幅放缓。《纽约时报》称,埃尔多安提前一年半举行大选,是希望避免日渐低迷的经济对选举造成影响。

除了部分民众对经济模式的怀疑态度,库尔德选民的顾虑也为此次大选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据CNN报道,近四十年来,土耳其政府军一直在与被视为分裂分子的库尔德工人党进行斗争。

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AKP)在2015年的国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后,加剧了对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打击,土耳其政府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和解进程举步维艰。

但是,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口,特别是东南部的人口,是埃尔多安的重要选民。他们的选票主要分布在“正义与发展党”和亲库尔德政党“人民民主党”(HDP)。

然而,正义与发展党最近与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民族行动党”(MHP)结盟,对库尔德采取强硬立场。

有分析认为,库尔德选民可能会疏远这一联盟。如果人民民主党获得10%以上的选票,它会进入议会并同“正义与发展党”争夺议席。

居住在土耳其的大量叙利亚难民也是此次大选备受关注的焦点之一。

土耳其在叙利亚战争中的积极参与及其与库尔德工人党的持续斗争,激起了近年来该国的恐怖主义行为,成千上万的叙利亚人也在战争中流离失所。

在欧洲最困难的时期,土耳其收留了数百万叙利亚难民。一些政党表示,他们希望在战争结束后遣送这些难民回国,或是“引流”至欧洲。

有备而来的参选

埃尔多安是否能一一回应土耳其人的关切暂且不论,但此次大选,他算得上是有备而来。

2016年,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并以失败告终。随后,土耳其进入紧急状态并持续至今。在紧急状态下,受命于中央政府的警察有权在没有法院命令的情况下逮捕任何人。

有媒体认为,土耳其政府利用这一权力打击反对党和活动人士,HDP的59名立法议员中有9名被立法议员被囚禁,11人被驱逐出议会。

同时,土耳其最大的媒体集团Dogan Media Company被亲政府集团收购。如今,甘肃民勤治沙:风沙线上建成300公里“绿色长城”,90%的土耳其媒体由埃尔多安派的企业控制。

这意味着埃尔多安及其领导的政党拥有更多的宣传机会。

据《外交政策》报道,一项报告显示,去年3月,在土耳其对宪法修正案进行公投前,埃尔多安领导的AKP接受连线采访的时间为470个小时,而MHP仅15个小时,HDP几乎没有获得任何采访时间。

此外,土耳其选举制度的变化也可能为埃尔多安造就更多的获胜机遇。

此前,土耳其采用纸质投票系统,纸质票应由官员检验盖章后放入官方信封才算数。而投票过程受各地区的选举监督委员会监督,其主席由董事会投票从所有政党的代表中选出。

如今,一项新的法律规定,该国每个地区的选举监督委员会主席必须是政府官员,投票箱中没有加盖官员公章的票据也算数。

扑朔迷离的未来

去年,土耳其通过公投将政体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

此次大选将诞生一名新总统,而总理的职位将被取消,并将其所有权力都转移给总统——这一职位原本是礼仪性角色。

改制后另一个关键的变化是总统有权发布法令。

过去几年,土耳其政府在政变后进入紧急状态,埃尔多安获得发布法令的权力,但他无法长期持有这一权力。改制后,如果他胜选,可以保留这一权力。

根据宪法修正案,总统个人将有权直接起草预算、直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直接制定“管理约束”各部部长的规则而不必经过议会。议会只能对副总统和内阁成员进行问责调查,不能弹劾总统。

据BBC报道,一些民众担忧改制将过多的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中而难以挽回。反对党更是呼吁恢复议会制,恢复2002年“正义与发展党”执政前土耳其国内议会、司法和军队间权力平衡的格局。

而埃尔多安的拥护者则不以为然,一位发布埃尔多安竞选传单的选民称:

“我记得那些连水都没有的日子,是他给了我们地铁、医院和学校,外国势力正在制造经济问题,这是一个国际阴谋。”

此次大选,有5名挑战者将对埃尔多安的连任发起冲击,其中包括能写诗能辩论的“网红”议员——穆哈雷姆·因杰,高举民族主义旗帜的唯一一名女候选人——梅拉尔·阿克谢内尔,律师出身的“库尔德版奥巴马”——塞拉赫丁·德米尔塔什等,他们的角逐也为此次大选增添了不少看点和诸多悬念。

有分析称,这场大选或将决定土耳其未来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政治走向,伊斯坦布尔这座千年古都能否恢复昔日荣光,外事儿(xjb-waishier)拭目以待。

文/方辰